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日日干夜夜操狠狠爱

2020作者:admin

爱五道口公众号ID:aiwudaokou关注这五道口大概是没有停下来的时候,若是有位迷路的人想问个方向,大概得兀自地站上好一会橡胶防老剂mb儿,才能逮住一位得闲的人

若是坐在商厦的顶楼朝五道口投来一瞥,你大概会喜欢这“宇宙中心”:车水马龙,充满朝气

而若深陷其中,你大概又换了一种心态,头疼着要怎么绕开前面你侬我侬的情侣,扯着嗓子大喊:“借过借过!”,提防着不知从哪个方向窜出来的摩托车,以及那些朝你抛媚眼的小贩:“小姐,要修眉吗?”你此刻只希望全世界静止,一个人舒舒服服地走上晚高峰的十三号线

但五道口是不会停的

除非又有一辆火车要驶过

调度站墙顶的霓虹开始闪烁,大喇叭告知人们赶紧停下,两边的黑栅栏一律“哐啷哐啷”地拉出来

还有几个着急的人试图在最后几秒钟跨过去,和保安展开一场速度与时间的较量

五道口的过客,显然对这样一个人为的短暂隔离很感兴趣

好几个站在最前面的年轻姑娘已经早早地举起手机,准备捕捉火车呼啸而过的最佳时刻

小孩儿努力拨开大人的腿费力往前挤,后面跟着外婆模样的人,从地上捡起掉了的学生帽,费力地拍着上面的灰,眼睛还追着小外孙,嘴里不住地喊:“仔细摔啰!” 带着公文包的小青年显然很着急,一边刷着手机一边不耐烦地踢着黑栅栏,他可能要迟到了,又或许没有,大概是过惯了;旁边两个衣着光鲜的年轻女孩儿,看着手机里面目模糊的合照,奋力地把脸再推肉眼根本看不出来的一毫米

站在拥挤的人群中,望着远处暂时还看不见的火车,也许有那么几个怪人,会像我一样冒出些奇怪的念头,“这火车来自哪里,又将驶向何方?”,它突兀地驶进了一块儿最繁华的地方,硬辣辣地撕开了一道口子,撕开了拥挤的人群

“这火车怎么还不来?”忽然有个声音在耳后响起

他大概是对我说的吧,在嘈杂的背景里,如惊雷般响起

“就是呀”我回答道,并没有回头,也没有空间让我回头

“你也赶着去吃饭的吧?都这个点了

”他的声音忽然高了几度,像是意外地受到了观照

我下意识地扯扯衣角,真傻,他刚才也许只是自说自话

“对,华联上面

快毕业了,饭局特别多

”“我也毕业,在你对面儿美食城吃

亏着毕业只毕一次,不然可受不住

你说是不是?”该死,毕业聚餐不就是一个如同毕业典礼、毕业答辩一样的固定栏目

多喝点酒,好出点洋相,在多年后顶着啤酒肚和假发的时候,搜肠刮肚还能讲出来点儿干瘪但有趣的共同记忆

“可不是?还不如找两三好友,什么时候聚聚都不错

”“真想和你吃饭,一定比毕业聚餐有趣

”人群一阵躁动,火车终于是开过来了

若此时有一个人站在楼顶,那现在的五道口一定十分好看

快与静的对比 ,连成线的车和成点的人群

人们不自主地挤成一片,一大摊子,他顺势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手,我猜是他

“可能是吧”我把手缩回到胸前环抱着

我想这大概就是艳遇吧,一场没有负担的恋爱

没有过去,也没有将来,只活在由火车封锁的现在

所有人都静静地等着,那个保安像是放慢了二十倍地缓缓拉开栅栏

于是,人们像沙漏里细小的沙子一样,溜出细缝

随着火车日日干夜夜操狠狠爱呼啸而过,载着这份对话,这一点点对现实的逃离,走了

我没有回头,径直跨过那道细缝,那道撕开真实的小口子,重新回到既定的生活中去

迟到了,又该被罚酒了

版权归作者所有,已获得授权转载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

作者:凯撒不爱我(来自豆瓣)来源: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636658609/爱五道口投稿、约拍联系个人微信:ilovewdk五道口的街拍与爱长按二维码关注日日干夜夜操狠狠爱